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301章 遂愿

第301章 遂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从刚才与李慕的交谈中,冯永知道她心里肯定是有怨气的。
  
      而且这个怨气肯定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被逼嫁与廖立那么简单。
  
      她对李家有怨气,对廖立有怨气,对自己,那肯定也未必没有怨气。
  
      先被逼着嫁廖立,再被逼着来勾引自己。
  
      看看她对廖立的评价之狠毒,所以自己在她心里未必有什么好形象。
  
      普通女人的怨气,冯永一般不会放在眼里,世上的痴男怨女多了去了,能看得过来吗?
  
      但如果一个极富野心又有心机的女人对自己有怨气,那就得好好重视。
  
      马夫人的怨气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  
      为了报复,她不惜掀翻了大半个武林。
  
      乔峰牛逼吧?
  
      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,一手降龙十八掌打遍天下无敌手,出场自带bgm的男人,就因为拒绝了马夫人的勾引,让她心生怨气,最后被她算计,落了个身败名裂。
  
      至于像李慕这种的,心里因为有了怨气,为了让自己不再受人摆布,竟不惜牺牲自家的利益,也要拿到毛布的交易渠道。
  
      谁敢保证她不是马夫人翻版呢?
  
      “管事?”
  
      李慕没有想到冯永竟然突然说出这话来,当下瞪大了眼,“纺织工坊的管事?”
  
      “对。”冯永点点头,说道,“我那工坊里还缺一个工坊总管事。若是李娘子愿意过来,别的不说,但能保你一个自由任意,想来还是可以做到的。”
  
      李家六房虽然得到了诸葛老妖的允许,能够进入汉中垦荒,但想要在汉中站稳脚根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  
      他们把李慕放到自己的身边来,未必不是存了攀附之心——谁不知道冯郎君是出了名的爱撒钱?
  
      丢出一个嫡女怕什么,只要能让冯郎君咬钩,那就什么都赚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有了枕头风,在汉中立足少说能加个五六层机会!
  
      再加上自家的努力,那和十足把握有什么区别?
  
      再说了,丞相看重的少年郎君,大汉第一少年郎君,就算是一只土鳖,那也是一只不同寻常的土鳖。
  
      虽然恶心了点,但只要是让自家能翻身,别说是扔出一个嫡女去给土鳖糟蹋,就是这只土鳖口味比较独特,喜欢长枪对长枪,扔一个嫡子出去,也不是不可以。
  
      要不然李同怎么会在这里?
  
      抛开对诸葛老妖的心理阴影不说,冯土鳖对李家六房在这个事情上的微妙心理,相信还是把握得比较到位的。
  
      先是受制于大房,后又受被廖立折腾,即使现在投靠了诸葛老妖,他们心里也清楚,就算成了蜀中李家宗房,也未必算得上是出头之日。
  
      先前的刘备,如今的诸葛老妖,伤透了蜀中世家的心。
  
      说白了,在能看到的未来日子里,蜀中世家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,所以李家六房干脆远离那个世家的伤心之地,直接跑来汉中另起炉灶。
  
      汉中这么多权贵在屯地,多一个李家六房算什么?
  
      也正是因为看透了诸葛老妖和蜀中世家的明争暗斗,所以冯永才敢壮起胆子说出这话来。
  
      他可不相信自己在诸葛老妖心中的份量会比李家六房低。
  
      要不然为什么诸葛老妖会随手就让李家把李慕丢过来试探自己?
  
      说句老实不客气的话,冯永自己就算是对李家六房在汉中立足的事情帮不上忙,但要让他们在汉中的日子不好过,那是没什么难度。
  
      成人之美虽然困难,但坏他人的好事,那还不简单?
  
      所以冯永有底气说出保李慕自由任意的话来。
  
      再说了,李慕本就是李家自己送上门给冯永的,冯永笑纳了,不正是合了所有人的意?
  
      虽然冯永把李慕用到纺织工坊,和李家想让她用到榻上之类的用法有些差别,但不要在意细节。
  
      “可是关娘子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慕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,她来这里,不就是为了能接近冯永?
  
      可是她赖在这里这么久了,跟冯永说话的次数,加上这次,也就三次。
  
      在此之前,她都已经快要放弃了,没想到事情突然就有了突破,甚至直接就是一步到位,这让她有些摸不着冯永的想法。
  
      “关姬本就不喜管这些事情,只是纺织工坊里多是妇人,我手头上一直没有好的人选,所以这才让她暂管。”
  
      冯永笑笑,解释道,“要是有人愿意顶了这个位置,关姬只怕高兴都来不及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只当管事?”
  
      李慕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错,就只当管事。只要你能把纺织工坊管好,每年的年底,我都可以给你算一部分工坊的红利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冯永脸上又露出诱惑的微笑,“如果你干得好,李家粮食换毛布的事情,我也可以让你来决定。”
  
      李慕眼中一亮!
  
      “只要妾把纺织工坊管好就行?再无其他?”
  
      李慕又强调地问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冯永上下打量着李慕一眼,别有意味地说道,“李娘子还想做什么?说来听听?”
  
      李慕听了,脸上一红,白了冯永一眼,咬了咬红润的下唇,低下头轻声道,“妾在冯郎君面前,哪来的挑选的余地?一切还不是冯郎君说了算?”
  
      “冯郎君……想要妾做什么呢?”
  
      李慕妩媚地再看了一眼冯永,连话语都娇媚起来。
  
      冯永却是眼神清澈,“纺织工坊你要是管不好,我想做的可就多了,至少被遣返回李家,那是必须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冯郎君就这么轻易相信妾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轻易相信,而是如你所说的,你没有挑选的余地,甚至连李家都没有退路。你做好了,任你自在;要是坏了事,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冯永淡然一笑,“我最多就是重新收拾,但你可就再没机会从头再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冯郎君此话说得好霸道。”李慕捋了一下鬓发,点点头说道,“妾明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明白就好。既然你都这般说了,那我就当你答应了。不知何日能过来?”
  
      作为一只土鳖,冯土鳖从来没想着鳖躯一震,就能让吸引无数小弟迷妹纳头便拜,所以他只能尽量用各种利益把自己身边的人绑到一起。
  
      别的不说,就是芳心已许自己的关姬,在最初的时候,冯土鳖不还是在其面前一番巧言令色,这才让她熄了嫁给李遗的心思,然后再趁机而入?
  
      这其中,重振关家的利益,就是关键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