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505章 图个什么?

第0505章 图个什么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大司农说笑了,什么还不还的?不用还!”
  
      冯永脸上陪着笑,心里mmp:敢情老子辛辛苦苦为大汉做了这么多贡献,在你诸葛老妖眼里就落这么一个评价?
  
      你说你堂堂一个大汉丞相,竟然还学着长舌妇在背后编排别人,当不是人子!
  
      看到冯永脸上有不忿之色,秦宓又是一笑,“君侯莫要误会,此乃是老夫与丞相私下里谈笑时,丞相的戏说之语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丞相本意,是指君侯精于算计,善于布局,乃是少有的谋算之士。”
  
      哦,原来如此。
  
      冯永一听,不禁就有些沾沾自喜,原来老子在谋算无双的千古妖人那里竟然有这等评价?
  
      正要自鸣得意一番,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对味:那不就是“心狠手辣小文和”这一句?
  
      你这个糟老头子,坏得很!
  
      “大司农过奖了。”
  
      算了,看在这个老头半死不活的模样,就当成是夸奖好了,不和他计较了。
  
      只见秦宓摇头道,“老夫可没有过奖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脸上有些感慨之色,先是指了指自己,说道,“君侯可知老夫十六岁时正在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这我如何能猜得出来?
  
      冯永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那时老夫正在求学苦读。君侯可知丞相十六岁时正在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知。”
  
      冯永又是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丞相十六岁时,抚养其长大的叔父诸葛公正值去世之际,这一点遭遇倒是君侯有些相似。不过在料理完诸葛公后事之后,丞相便隐居南阳,潜心求学。”
  
      “十年之后,丞相年二十七岁,这才应先帝之邀而出山,初出茅庐便定下天下三分之计,被世人惊称为天下奇才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至于老夫,出仕时已过了耳顺之年,即便如此,却只是痴长年岁,先帝执意出征东吴时,老夫竟无力劝阻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宓再指了指冯永,说道,“然君侯十六岁时,就已经出山。闲坐于田头,谈笑献二计,一计和东吴而安大汉,一计定南中而兴汉中。”
  
      不不不,当时我快被诸葛老妖吓尿了,并没有什么谈笑风生。
  
      冯永很想解释一声,但看到秦宓谈兴正浓,又不好打断他的话。
  
      而且这老头说话挺好听的,就继续听下去吧。
  
      “大汉因为君侯之故,不过三年,高祖龙兴之地复现繁盛,蜀中百姓皆尽展颜不愁吃穿,南中夷人惊闻鬼王之名而立誓不敢反。”
  
      秦宓越说越兴奋,干枯的脸上竟然现出些许潮红。
  
      可是冯永的脸更红,连忙说道,“大司农,过了过了。平定南中乃是丞相之功,非我之功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不过!一点也不过。”秦宓摆手道,“南中自然是丞相平定的,但南夷之人勇悍好斗,不服教化,降而复叛那是常有的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君侯看看如今的南中,除去越雋一地,哪还有什么叛乱?其中若是没有君侯的谋划,又何来如今的安定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些不服管教的,”只见秦宓那张老脸凑过来,低声笑道,“还没等南中庲降都督府出兵,就已经被蛮夷自个儿攻破了寨子,不分老幼皆捉去卖了当劳力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一招,妙啊!”
  
      秦宓伸出大拇指。
  
      冯永一听,当场就惊呆了。
  
      这门生意……难道连蛮夷都学会做了?
  
      这尼玛的,谁教坏那些淳朴的民族兄弟的?
  
      妙什么妙?这一招根本就是又阴又狠!
  
      当南中那些臣服在诸葛阿公胯下的蛮夷们发现可以打着平乱的旗号,光明正大地一边抢粮抢地盘,一边还可以贩卖奴隶大赚特赚时,哪还不会发了疯一般去搞死那些“不服教化”的蛮夷?
  
      看看当初民团有多疯狂就知道了。
  
      说不得“不服教化”的蛮夷已经没了,后面还会有人把罪恶的手伸向那些弱势的小部族。
  
      这可能吗?
  
      简直是一定的。
  
      蛮荒之地,遵循丛林法则,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到最后说不定还会引起各大部族的火拼。
  
      反正南中最多只能算是半羁縻半直辖的地方,朝廷是通过大族和蛮夷君长来控制南中的,对底下发生的事情,只要不涉及叛乱,一般都是部族自个儿说了算。
  
      在这种情况,朝廷正好借口睁只眼闭只眼,说不得还会暗中推波助澜一番,让那些部落各自厮杀更激烈。
  
      削弱南中各部族的实力乃是大好事。
  
      接收劳力更是大喜事啊!
  
      朝廷只要注意平衡各势力,拉哪个打哪个,扶哪个压哪个,用少量兵力就可以牵制住整个南中,不知有多开心……
  
      如果南中各部族当真杀红了眼,等他们拼得没力气了,血都流尽了,朝廷再出面收拾残局,改羁縻成直辖,那不是爽歪歪?
  
      冯永越想越是冷汗直冒。
  
      这等手笔,没跑了,妥妥出自某个妖人。
  
      “丞相南征时,君侯走过牂柯、益州、朱提三郡,如今这三郡皆是安祥无比,唯有越雋,当时君侯没去过,故这才仍有叛乱,如今君侯专门带兵前往,越雋那些乱夷还能跑哪去?”
  
      秦宓仍在喋喋不休,看向冯永的目光,竟是带了三分敬佩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不是我,我没有干过,大司农莫要胡说!”
  
      冯永口不择言地说道,“那三郡,那三郡的蛮夷……是被丞相打怕了,不敢反了,和我一点关系没有!那只是巧合,巧合!大司农你要相信我!”
  
      看向秦宓,只见他脸上正表达出“你果然是小文和”的神情,冯永顿时觉得冤枉无比。
  
      “再说了,我没去过永昌郡,永昌郡不也好好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君侯说的什么话!永昌从来没就反过,一直好好的。”
  
      秦宓略带责怪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冯永瞠目结舌,他情急之下,竟然忘了这一茬。
  
      “南中谋划之事,连丞相都没瞒老夫,君侯又何必对老夫隐瞒耶?”
  
      秦宓又略有不悦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南中谋划之事?”
  
      冯永心想老子谋划什么了?
  
      “君侯建议丞相与蛮夷会盟于味县,立碑为证,同时还以鬼神见证,定下南中至少二十年的安定,难道没此事?”
  
      “有是有,但是这贩卖劳力的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谁人不知冯庄上有一批僚人?”秦宓脸上的不悦之色更浓,“君侯何故对老夫这般遮掩?丞相可是说了,当年是君侯第一个提出来贩卖劳力,又是君侯第一个找他买劳力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贩卖劳力之谋,君侯敢说与自己无关?”
  
      尼玛!
  
      当初诸葛老妖连五百个劳力都不卖给我!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