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714章 隐藏的历史

第0714章 隐藏的历史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回君侯,已经擒住了。”
  
      刘浑的神色有些异样。
  
      冯永点点头,脸上现出恼怒之色,转过头喊了一声:“张牧之。”
  
      很快有部曲把正在进行战后统计的张牧之唤来。
  
      “山长,可是有什么吩咐?”
  
      张牧之的模样有些狼狈,脸上还沾了污渍,不过站得笔直,身上也没有包扎,应该没有受伤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一批战俘,不管是那些羌胡还是鲜卑胡,一律给我押到南乡。告诉慕娘子一声,让她把他们全部安排到山里的矿场去。”
  
      冯永咬牙切齿地吩咐道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,战死在自己眼前的部曲,是有史以来的最多。
  
      虽说既然吃了这碗饭,就要有心理准备这一天的到来。
  
      但想起营地被破时,有受伤的部曲没有及时往后退,被胡人铁蹄直接踩成了肉酱。
  
      即便是经历了战场洗礼的冯永,亦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  
      普通战俘成了劳力,即便再苦再累,也总还有那么一丝希望。
  
      再加上大汉丞相准备发布的保护劳力法,劳力的日子会更好过一些。
  
      但南乡矿场不同,那里被传成喂养恶鬼的地方,总不可能是空穴来风。
  
      一入矿场深似海,从此再不见天日。
  
      既然你们敢惹上老子,那就给老子去挖矿挖到死!
  
      “还有一事,方才有强人突进到离帅旗不足二十步时,有人连杀两贼,这才止住了贼人。你查一下,那个人是谁。”
  
      “回山长,战后学生第一时间就去查了。此人叫韩龙,乃是一名厨子,平日里也兼马夫,山长的战马就是他喂的。”
  
      作为随时要听令的参谋,张牧之即便不在冯永身边,也要时时注意帅旗下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射雕手偷袭得手,当场就让张牧之目眦欲裂,差点就让他哭喊出来。
  
      看到山长没有倒下,他在短短的几息时间里,就虚脱得跪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战后清点战场,他自然是立刻让人去查了那位壮士。
  
      “韩龙?”冯永一愣,心道这个名字怎么有些熟悉?
  
      不过一名厨子兼马夫居然有这等威风而霸气的名字,当真是古怪无比。
  
      “又是姓韩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冯永嘀咕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更让人觉得怪异的是扶着他的刘浑,脸上说不出的复杂,嘴角连抽,似乎是哭笑不得。
  
      “破虏你认识此人?”
  
      刘浑的古怪反应被冯永觉察到了,他心里一动,问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回君侯,小人师尊正是姓韩,讳龙。”
  
      刘浑无奈地提醒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,我想起来了,就是首倡忠义祠的那位?”
  
      冯永恍然大悟。
  
      正是因为韩龙的首倡建忠义祠,所以刘浑才换来了四娘的一次举荐。
  
      别的事冯君侯记得不清楚,但关于四娘的事,某人还是记得比较牢的。
  
      此次来大夏县,虽然没有带辅兵,但打杂的有十来人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里面居然还藏了一位高手。
  
      “韩壮士呢?”冯永问向张牧之,“速请他来见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回山长,韩壮士杀了贼人后,就不知去向。”
  
      张牧之脸上有些羞愧。
  
      “君侯,师尊去擒了那贼首,如今正在我军中。”
  
      倒是刘浑帮忙张牧之解了围。
  
      冯永一怔,“韩仇?”
  
      “正是。”
  
      冯永看向刘浑的目光变得有些幽森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君侯,师尊在君侯军中,非是小人所为,乃是张小娘子的安排,而且也得到了夫人的同意。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冯永的目光,刘浑额头微微冒汗,他生怕冯永误会,连忙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部曲是君侯私人所有,怎么安排是君侯的事情,别人不得随意插手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夫人除外。
  
      关内侯是侯,列侯更是侯。
  
      胡人的关内侯,哪有冯君侯这种列侯来得有份量?
  
      真要被冯君侯误会了,只怕自己从此就要日夜提心吊胆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  
      冯永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“既然是你的师尊,那么为何不告知我一声?至少也不用去做厨子马夫的活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话没说完,不单是刘浑,就是句扶霍弋都目光古怪地看过来:君侯,你真不知道为什么?
  
      冯永话没说完,就感觉到众人的目光,当下咳了一声,转向张牧之:“去刘将军军中,把韩壮士请过来。”
  
      自家婆娘太能干,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,夫纲不振啊!
  
      冯君侯心里感叹着,回到帐中坐下,看着几人皆是站在那里等他发话,这才重新开口问道:“白石城的秃发部究竟怎么一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凉州派兵从西边过来,参谋部不是没有设想过这种情况。
  
      但被认为是概率极低。
  
      因为他们要渡过河关,再越过枹罕等地叛胡之地,还要防备南边白石城的秃发部。
  
      叛胡不管是与秃发部也好,与魏军也罢,皆不相容。
  
      同时秃发部暗地又与大汉有往来。
  
      魏军要经过那里,就必须先要扫平枹罕的胡人,这样的动静肯定会被大汉发现。
  
      同时秃发部就算不敢对魏军出手,至少也会通知大汉。
  
      正是因为在这样的双重保险下,参谋部才会肯定凉州从西边派兵的可能性极低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韩仇此人,不但能说服凉州刺史,同时还能驱使叛胡为他所用。
  
      甚至还让秃发部变成了哑巴,配合他的行动。
  
      最后一点才是最致命的。
  
      按冯永的计划,汉军只打到大夏县,剩下陇西西边枹罕的叛胡,则是由枹罕南边白石城的秃发部解决。
  
      很明显,秃发部这一回,不但掉了链子,甚至连韩仇领着人从南边绕过大夏城,都没有通知自己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回君侯,秃发部似乎出了什么变故。”
  
      领军的句扶连忙回答,“上次君侯送了消息过来,让秃发阗立来大夏县。”
  
      “秃发部派人传了话,说他们的少君长准备动身,谁知后面就再没有任何消息。”
  
      冯永皱眉,他想起了韩仇在战前对他所说的话。
  
      他说他与鲜卑胡人的渊缘很深厚。
  
      是鲜卑胡人,不单单是乞伏部鲜卑。
  
      难不成秃发部的异常,也与韩仇有关?
  
      这时,只见张牧之进入帐内:“山长,韩壮士带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冯永连忙站了起来,“快请。”
  
      一个身材中等,面目平凡的中年男子走入帐来,行了一礼:“见过君侯。”
  
      “韩壮士不必多礼。”
  
      冯永连忙说道,“此次请韩壮士来,是我想看清阵前连杀强贼,又擒拿贼首的英雄,是何等人物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