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913章 客串

第0913章 客串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我打算把南乡学堂改成皇家学院。”
  
  虽然丞相目光如炬,但冯刺史稳如老狗,至少表面是这样的。
  
  实际上,以天子的名义招镇守边疆的大将回来,就算是这是天子的意思,也要通知丞相府。
  
  “此事尚不足以说明为何你从凉州回来,我却没有得到消息。”
  
  大汉丞相加重了敲扶手的力道,目光越发地锐利起来:“此事不合规矩!”
  
  冯刺史拿着茶杯的手微不可见的一抖。
  
  “嗯,哦,这个啊,前些日子丞相你不是病重不能理事吗?会不会是宫里怕丞相太过劳累,所以特意压了下来?”
  
  张星忆和张星彩两姐妹的默契还是有的。
  
  昨天吃宫里的,昨夜睡宫里的,冯刺史拖了一天一夜才过来见丞相,该补的漏洞早就补齐了。
  
  很多人认为,阿斗在诸葛老妖的时代,没有一点权利,这其实是个误解。
  
  原历史上,丞相的最后几年一直呆在汉中,一心北伐。
  
  作为大后方的锦城,则是由交给阿斗留守。
  
  阿斗能下令诛杀刘琰这个元老大臣,就足以说明他手里有不小的权利。
  
  并不是仅仅是他自称的祭祀吉祥物那样简单。
  
  当然,在杀刘琰之前,阿斗可能会先问过相父的意见。
  
  又比如说,丞相在病危时,阿斗派了尚书仆射李福前去问丞相继承人。
  
  尚书仆射,是尚书台的副主官,有掌录文书之权。
  
  在后汉时期,尚书台已经是实际的权力中心。
  
  朝中的执政重臣,都要加上录尚书事的头衔﹐才能过问机密。
  
  李福身为尚书仆射,直接受命于阿斗,也同样说明阿斗有一定的权利。
  
  冯永劝诸葛亮让阿斗独立处理一些事情,是因为小胖子在处理事情时,往往会习惯性地去询问相父的意思。
  
  特别是天子和丞相同在南郑,两人又不自觉地回到了锦城时的模式。
  
  再加上诸葛老妖“事无大小,悉亲决之”的性子,无形中就会加重了自己的负担。
  
  冯刺史身为边疆重将,奉天子诏回汉中。
  
  按规矩天子也要通过尚书台,知会丞相府。
  
  所以张小四在他出发前,就已经提前找好了一个背锅侠。
  
  这个人就是尚书台的尚书仆射李福。
  
  原因也很简单。
  
  因为李福是地道的蜀地豪族出身,同时又是最早投靠先帝的那一批蜀地人士。
  
  以世人的眼光看来,未来数十年天下格局差不多已经确定了。
  
  如果大汉能吃下关中的话,成为强秦之势,那就更不必说。
  
  蜀地世家除了那些押错了注没法回头的,剩下都知道怎么做。
  
  没法回头的李家宗房,被打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  
  押中了宝的六房,又有跑出蜀地自立门户的意思。
  
  蜀地剩下的李家人,急需一个新的利益代言人。
  
  李福就是最好的选择。
  
  为了能和冯鬼王打好关系,李尚书仆射别说是背这点黑锅。
  
  就是送几个嫡女或者嫡孙女到冯府跟六房的李慕加深姐妹情,那也是欢喜得很。
  
  可惜的是冯鬼王似乎不太好女色的亚子。
  
  前些年还有人说冯鬼王喜欢定过亲的女子,也不知是哪个缺德造的谣言,呸!
  
  李家像是缺定过亲的女郎的样子吗?
  
  可惜了,可惜了啊!
  
  同时也由此可见,张小四的政治天分,是多么的朴实无华,大巧不工。
  
  “反正皇家学院这个事,也不是什么大事,丞相病重期间,特意不让丞相知道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  
  冯刺史轻描淡写地说道,“再说了,这不是快到年底了吗?我也正好回来述职。”
  
  大汉对地方官员的考核称为上计。
  
  定期向上级呈报上计文书,报告地方治理状况。
  
  冯永身为凉州刺史,按规矩是不用亲自回来,但若是真有什么事回来,顺便参与上计,那也说得过去。
  
 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。
  
 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  
  不过大汉丞相重病未愈,精力实是不济。
  
  对冯刺史的话倒也没有往深处想。
  
  本着对天子和冯将军的信任,大汉丞相最多也就是想着后面让人把文书拿来一观便是。
  
  更重要的是,他很快被冯永所说的事转移了注意力:
  
  “南乡学堂改皇家学院?”
  
  “对。”
  
  冯永点头,又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茶,把吊到嗓门的心送回肚子里。
  
  但见大汉丞相面有深思之色,沉吟了好一会,这才突然问了一句:
  
  “凉州考课选才,有进展了?”
  
  虽然明知大汉丞相有些妖,但冯刺史还是被吓了一跳:
  
  “丞相如何知道?”
  
  平常人不是应该问“为什么”吗?
  
  “身为大汉丞相,若是连这点都想不到,岂非是失职?”
  
  诸葛亮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冯永,“现在谁不知道想要参与凉州考课,南乡学堂就是最好的路子?”
  
  “若是南乡学堂真成了朝廷选才之地,你不交出来的话,可知会有什么后果?”
  
  冯刺史撇撇嘴:“我这不是冒着冬寒回来了吗?”
  
  “所以我以前就说过了,不拘外头怎么说你,但在大节大义上,我相信你是不亏的。”
  
  诸葛亮满意地笑了笑,不知是满意自己的眼光,还是满意冯永:
  
  “正是因为这一点,所以我才推断凉州考课有进展了。”
  
  冯永竖起大拇指:“还是丞相厉害。”
  
  说着,他从怀里掏出一叠纸,递给诸葛亮:
  
  “马幼常也去凉州了,还特意换了个名,现在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呢!”
  
  冯刺史说着,恶作剧般地笑了起来:“这是他送上来的策论。”
  
  “哦?”诸葛亮一听,接了过去,颇有兴趣地打开,“在南中几年没有让他失了志向,倒也是件好事。”
  
  粗略地看了一遍,赞许地点了点头:“比起以前来,似乎务实了不少。”
  
  他与马谡本是情同父子,又精心培养了马谡那么多年。
  
  谁知马谡太不争气,陇右一战的表现,让丞相既伤心透顶,又失望至极。
  
  幸好出了个冯永,让大汉丞相心里有“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”的庆幸。
  
  现在看到自己以前的徒弟能重新振作,心里自然也是为他高兴。
  
  “马幼常其实也算是才智之士,若是能改掉以前的毛病,你可以试着用一用。但只能徐徐试之,不可骤给重任。”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