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974章 曹

第0974章 曹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唤来自家子女,与李家叔父见了礼,再让他们退下去后,冯永这才与李遗分别落座。
  
  “文轩此次过来,打算呆几天再回去?”
  
  李遗一听,脸上现出些许歉意:“兄长,这一次小弟只怕得要及早赶回去。”
  
  “哦?为何?丞相的吩咐?”冯永一听,不禁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  
  李遗苦笑摇头:
  
  “不是,是大人……”
  
  “李都督?”冯刺史眉头一皱,原本有些放松,靠在椅背上的身子不禁坐直了,关心地问道,“李都督的身体可还好?”
  
  从小里说,李遗叫冯永一声兄长,冯永只要应下了,那么李恢就算得上是他的长辈。
  
  往大里说,李家在南中的影响力非同小可。
  
  兴汉会早期能在南中快速扩张,当时身为在南中当庲降都督的李恢可是明里暗里帮了不少忙。
  
  更别说这些年来,他在南乡讲武堂当客居讲席,为凉州军的军中骨干培养,也是出了大力。
  
  所以听到李恢的身体不太妙,冯永不得不关心。
  
  李遗脸上竟是有些许悲伤,只见他叹了一口气:
  
  “不算很好,开春之后,大人又病了一次。出来之前,我还特意去了一趟南乡,大人他亲口对我说,他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。”
  
  事实上,去年冬日里丞相也问过李遗同样的问题。
  
  而他回答丞相的话,却是不尽相同。
  
  原因也很简单。
  
  丞相也很老了,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是很老了。
  
  所以话自然是要尽量往好里说。
  
  同样的,李遗去了南乡之后,李恢问起丞相的情况,他也是回答差不多的话。
  
  不管丞相也好,自家大人也罢,他们可能都知道自己的话不尽不实。
  
  自己也知道丞相和自家大人已经知道自己的话不尽不实。
  
  但有些话,他不能说就是不能说。
  
  唯有对自家兄长,他才能毫无顾忌地说出实话。
  
  冯刺史听到这番话,亦是微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,然后靠坐回椅背上,喟然道:
  
  “是啊,时不我待,不但他们老了,我们也开始老了。”
  
  说着,心有余悸地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腰。
  
  “当年我带着你们胡闹,犹在昨日呢!哪知突然发现,我们这辈人,大多竟是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,文轩的孩子,也有四岁了吧?”
  
  说起孩子,李遗脸上难得地现出笑容,点头:
  
  “最大的那个,确实已经四岁了。”
  
  一辈老去,一辈成长,代代不绝,这大概就是人生的意义吧?
  
  李遗心头的阴郁去了一些,刚拿起茶杯想要喝一口。
  
  这时只听得上头的冯刺史笑道:
  
  “要不要给孩子结个亲?”
  
  “哐当!”
  
  听到冯刺史的话,李遗手上就是一个哆嗦,差点拿不稳茶杯。
  
  “兄……兄长莫要说笑,孩子还小呢……”
  
  别人家不知,但在兴汉会内部,只要是老兄弟,哪一个不知道,皇家想要与冯家结亲?
  
  而且最有可能的,就是想让太子娶冯家的嫡长女。
  
  要么就是想让阿虫娶公主。
  
  再不然,冯家次子的可能性也很大……
  
  当然,关家虎女若是再生出第四个子女,也不是不可以商量。
  
  至于最后究竟是哪一个,没有明确的说法之前,谁也不敢肯定。
  
  不是他不想跟兄长家结亲,相反,会里的兄弟,有一个算一个,谁家有子女的,都会眼巴巴地看着冯家的儿女。
  
  但都要排在皇家之后。
  
  要不然,那就是跟皇家抢人啊!
  
  至于皇家想与冯家结亲的消息是谁先传出来的,已经不可考了……
  
  反正消息很靠谱的样子就是。
  
  冯刺史看到他这副模样,不在意地笑笑:
  
  “也是,是我太心急了些。对了,既然此次你要急着回去,正好帮我一个忙。”
  
  “兄长请说。”
  
  “你也知道,大汉将要派一批人去吴国学习操船之术,人选我已经挑出来了,到时候怕是要与文轩同行。”
  
  “这里头有我的学生,这一路去汉中,到时候还请文轩照看一二。”
  
  这一次与吴国的交易,是拿凉州战马和凉州的骑军战法换来的。
  
  凉州,或者说冯刺史手头的名额,至少要占到一半。
  
  很合理。
  
  李遗连忙应下:“兄长且放心,小弟自会省得。”
  
  顿了一顿,又继续说了一句:
  
  “从学堂里出来的学生,都算得上是兴汉会自己人,只要是会里的兄弟,又岂会不照顾一番?”
  
  冯永闻言一笑,不置可否。
  
  兄弟俩人聊了一会,冯刺史看李遗面有倦容,知道他怕是一路着急赶来,便让人领他下去先行休息。
  
  在李遗离开后,冯刺史独自一人呆坐在客厅里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  
  直到天色将晚,关姬前来寻他,看到他这副模样,不禁有些担心:
  
  “阿郎在想什么?”
  
  冯刺史被打断了思路,哦了一声:
  
  “是细君啊,什么时候了?”
  
  “天都快黑了,你说什么时候?”
  
  因为光线不足,再加上冯刺史坐的位置又不是靠近门口。
  
  也不知是不是关姬的错觉,她只觉得自家阿郎似乎刻意将自己隐入了黑暗中,仿佛在某个幕后黑手一般。
  
  她不由地走上前,弯下腰去,凑到冯刺史面前,瞪大了眼,仔细地看了看,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这才松了一口气:
  
  “听下人说,李文轩离开以后,阿郎就这么一直坐在这里,是不是他送来了什么消息,让阿郎担心了?”
  
  冯刺史点了点头:
  
  “丞相确实特意让文轩送了一封信过来,里头说了不少事,所以我得捋捋头绪。”
  
  “丞相说了什么?”
  
  冯刺史不答,只是长叹了一口气:“风水轮流转啊!”
  
  想当年,因为自己与张小四的恩恩怨怨,张小四就这么被绑架到了自己身上。
  
  只要冯刺史自己不主动开口撇清,别说有谁敢去轻易接张小四的盘,到最后就是说都不敢乱说。
  
  到了今天,皇家用同样的手法,把冯家子女的亲事绑架了。
  
  只要皇家没有明确表示想要冯家的哪个子女联姻,就算是兴汉会内部,都不敢轻易接冯家的盘。
  
  而事实上,皇家已经算是很给冯家面子了,就等着冯刺史主动推出哪个孩子——但必须是关家虎女所生,这是肯定的。
  
  想到这里,冯刺史又是叹了一口气:出来混,终究是要还的……
  
  关姬更是莫名其妙:
  
  “什么风水?什么还不还的?”
  
  “没什么,对了细君,春耕过后,我打算亲自领军出塞,巡视边疆。”
  
  关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她点了点头:
  
  “妾知道了,到时候自会安排军中。”
  
  两汉军事鼎盛的时候,边境将领率领万骑巡察防务情况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  
  一来可以威慑诸胡,二来可以检验军中训练的情况。
  
  事实上,冯刺史在当越巂太守时,就干过这样的事。
  
  当时关大将军还是督邮,对这种事情也是清楚得很。
  
  “还有,到时候让姜维也领军过来。”
  
  这一次终于让关姬惊讶了:
  
  “为何?”
  
  “他是护羌校尉嘛,光窝在金城那边有什么用?凉州的胡人那么多,他不能只护着金城郡那点胡人吧?”
  
  冯刺史很是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  
  同枕共眠差不多十来年了,关大将军看到此人这副模样,又岂会不知这其中必有蹊跷?
  
  她轻轻一笑:“好,全听你的。”
  
  心里却是暗道,左右晚上你也跑不了,到时候榻上再收拾你!
  
  三月,随着不少商旅的不断涌入,陇右和凉州的官道上,人流量开始大增。
  
  而李遗却是领着傅佥罗宪等人,逆流而行,向着汉中而去。
  
  回到汉中,傅佥和罗宪就如同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,不再用别人操心。
  
  而李遗,则是急匆匆地回丞相府复命:“丞相,我回来了。”
  
  虽然天气已经开始暖和了起来,但诸葛亮仍是裹着一件薄毯,面容似乎更加消瘦: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