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0981章 协议

第0981章 协议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玩三国类游戏,胡夷的两大首领是不能忘的。
  
  南孟获,北轲比能。
  
  当然,他们下边,还有几个让人有些印象的胡夷首领。
  
  比如说孟获的老婆祝融,一直打不过轲比能的步度根,还有反复无常的泄归泥等。
  
  冯刺史在十多年就见过孟获了。
  
  甚至孟获的女儿花鬘,和冯刺史的关系还不错,这几年还不忘记时常送些种子啥的。
  
  而今天,他终于见到了轲比能。
  
  虽然是坐在马上,但冯刺史仍可看出,轲比能有着草原上胡人的共同特点。
  
  身材应该不高,但看上去却比较壮实。
  
  头上编着一些小辫子,有类后世的脏辫,但看上去却是比脏辫还要脏得多。
  
  也不知是不是大漠风沙大,胡人又不注意打理自己,在蓬乱胡子里露出的面孔,显得极是黝黑。
  
  若是消息没错的话,轲比能就算没有六十岁,估计也差不远了。
  
  这个六十岁上下的老头子,坐在马上,腰杆挺直,目有精光,完全没有他这个年纪应有的老态。
  
  冯刺史在打量轲比能,轲比能也同样在观察冯刺史。
  
  虽然早就知道冯郎君乃是年少成名,不过此时看到他的模样,轲比能仍是止不住地有些吃惊。
  
  因为不管是谁,都很难想像眼前这位连个唇须都没长出来的郎君,居然是他身后那支大军的最高统帅。
  
  轲比能正在感慨的时候,目光落到跟随在冯郎君后面的姜维和赵广身上。
  
  待他看清两人的模样时,眼中不禁掠过一抹异样,然后又是一阵了然。
  
  听刘郎君说过,这位冯郎君自领军伊始,身边就一直喜欢带一些俊美郎君,看来诚不欺我。
  
  可惜我大鲜卑,全是生活于大漠上的雄壮男儿,难有像那两人那般好看。
  
  要不然的话,寻几个俊美男子送到对方身边,也好加深双方友好,说不得还能探听一些消息。
  
  冯刺史自是不知堂堂一代草原大首领,居然在转动这般龌龊的心思。
  
  他一边感叹轲比能这货的老当益壮,一边策马迎接上去,满脸堆笑:
  
  “轲比能首领,久仰大名!”
  
  轲比能看到冯刺史终于动了,连忙收起自己的心思,同样笑脸相迎:
  
  “冯郎君,我对你才是闻名已久啊!”
  
  两骑靠近,两人相视大笑,把臂言欢,如同久违不见的老友。
  
  凉州刺史冯君侯与草原鲜卑大人轲比能的会面,是热烈的,是融洽的,是一次成功的会面。
  
  双方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那就是打倒魏贼。
  
  冯刺史称,这么些年来,鲜卑百姓饱受魏贼欺压,不得不从东边的幽并二州,迁到九原故地,凉州深表同情。
  
  轲比能回应道,大鲜卑有着辉煌的过去,虽然一时间遭到了挫折,但终究会重新站立起来。
  
  同时轲比能还对凉州这些年的援助表达了感谢。
  
  在这次会面中,冯刺史没有提起前些日子义从胡骑被袭击一事。
  
  轲比能也没有询问冯刺史为何会让大军摆出这等阵势。
  
  双方默契地就当这些事情没有发生过,表示要一齐向前看。
  
  会面结束后的第二日,冯刺史和轲比能在阴山下盟誓,约定不日将一起出兵,南下伐贼。
  
  盟誓结束后,轲比能立刻领军先行回转,准备回去收拢部众,以便随时出发。
  
  同时他留下自己的弟弟若洛阿六,吩咐他后面带领冯郎君的大军穿过阴山,前去和自己汇合。
  
  大漠风沙大,冯刺史送走轲比能后,回到自己的帅帐里,让人打了水洗脸。
  
  关姬在旁边正递上毛巾,还没开口说话,只听得就有亲卫禀报:
  
  “君侯,赵将军过来了。”
  
  “让他进来。”
  
  赵广人才到帐门口,就大声嚷嚷:
  
  “兄长,你怎么能答应那轲……”
  
  “你闭嘴!进来再说!”
  
  赵广被这么一喝,果然收声,悻悻进来。
  
  冯刺史把脸埋在水里,哗啦哗啦,水花四溅,好不一会才抬起头,接过关姬递过来的毛巾,一边擦脸一边问道:
  
  “其他人呢?怎么不进来?就拱火你一个人过来?”
  
  赵广看到兄长身子都没转过来,就知道外头发生了啥事,不禁吃了一惊,连忙掀起帐帘喊道:
  
  “都过来吧!”
  
  呼啦啦地涌进来一堆人,姜维、李球、石苞、霍弋、杨千万、刘浑,甚至秃发阗立都没落下。
  
  这些人,或怒气勃发,或愤恨不已,不一而足。
  
  “好了,可以问了,想要知道些什么?”
  
  冯刺史大剌剌地坐到主帅的位置上,问道。
  
  众人皆看向赵广。
  
  赵广早就按捺不住了,心急地问道:
  
  “兄长,你与轲比能盟誓,答应了他,若是攻下长安,子女财帛任他掳掠,我们只要土地城池,是不是太……太轻率了一些?”
  
  他本想说怯懦,或者耻辱什么的,只是兄长这些年来权威甚重,他想了半天,这才说了一个“轻率”。
  
  冯永扫了一眼下边,杨千万和刘浑也就算了,一个是自己兄弟,一个是大汉归义侯,自认光武皇帝之后。
  
  秃发阗立又是什么鬼?
  
  你可是鲜卑胡人啊,连个汉姓都没有,一脸的愤愤不平是个什么意思?
  
  哦,你已经是大汉的将军了,那没事了。
  
  “不答应他,他怎么会尽力帮忙?没有他的帮忙,大军从阴山南下,哪来的粮草?”
  
  居延郡的粮草早就断了,长途远征就这样,不能指望后方。
  
  一路上任由义从胡骑抢掠,就是为了给大军收集粮草。
  
  大军自带的干粮,能少用就尽量少用,说不定以后还有大用。
  
  到了阴山这里,还能抢谁,总不能去抢轲比能吧?
  
  就算是去抢轲比能,那也得等大军过了高阙塞再说。
  
  毕竟阴山现在可是控制在轲比能手里。
  
  虽说群山之间有不少沟涧,导致阴山四面漏风,而且冯刺史也不相信胡人能把阴山关塞利用起来。
  
  但如果他真要下定决心死守的话,自己的大军就成前有阻兵,后无粮道的危军,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。
  
  更重要的是,等自己攻入阴山,再收拾完河套地区,关中怕是早就打完了。
  
  轲比能估计也是看到了自己有求于他,所以在阴山外面盟誓时,就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。
  
  毕竟在幽并二州边境时,他也是经常领军犯境,抢掠成性。
  
  不过话又说回来,对于这个时代的绝大部分上位者来说,纵军掳掠根本不是什么大事。
  
  毕竟屠城都不知屠过多少次了,还在乎掳掠?
  
  轲比能常年呆在汉地边塞,估计也知道汉地那些所谓的英雄枭雄,干过什么狗屁破烂的事。
  
  他觉得自己未尝不能一试。
  
  所以这个要求虽说有些出乎意料,但又在情理之内。
  
  只是对于汉地来说,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苗头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