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蜀汉之庄稼汉 > 第1023章 什么叫集体的力量?

第1023章 什么叫集体的力量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相对于在传统上人口和城池都比较密集的关中南部和中部,关中北部的城池,就显得稀疏多了。
  
  粟邑不但是洛水边上大县治,同时还处于关中北部,这就更加凸显出它的重要性。
  
  作为关中北部少有的县治,它又是大军天然的集结点。
  
  如果关姬真要从夏阳领军出发,向西挺进的话,粟邑正是目的地之一。
  
  若是向南进军,她同样要注意敌人会不会从粟邑过来,威胁她的侧后方。
  
  所以虽然粟邑离夏阳不算近,但却是关姬必须要重点关注的位置之一。
  
  郭淮从桥山上撤下来,仅在粟邑休整了一天,一天之后,关姬就已经知道了这个重要情报。
  
  当然,郭淮相当于在关姬的眼皮底下路过,还有一个最重要原因,那就是暗棋。
  
  持续渗透关中十余载,关中对于大汉来说,如同筛子那肯定是夸张了。
  
  毕竟司马懿这些年,一直在加强对关中的控制。
  
  但在司马懿来之前,关中的各种交易不知有多红火,不少棋子就是在那个时候埋下去的。
  
  除了极少数特殊人员,是由大汉直接派出去。
  
  剩下的,一部分是游侠儿,毕竟武林盟主的名头不是盖的。
  
  平生不识冯郎君,纵称英雄也枉然。
  
  他们交游广阔,身手不凡,身份就是收集情报最好掩护。
  
  另一部分暗棋,则是当地土著,上至豪强,下至青皮,都有可能。
  
  毕竟大汉财大气粗,钱拿得又容易,平日里什么也不需要干,有事就打听一下,没事就照常过日子。
  
  但凡胆子稍微肥那么一点点,就敢拿这份钱。
  
  还有就是像赵马氏这种,当年跟冯刺史有过交易,曾把马家祖籍扶风残存的那点关系网交了出去。
  
  关将军能及时发现粟邑的郭淮,布置在关中的暗棋就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  
  “只是贼人从桥山上下来,怎么会走这条路?”
  
  关姬微微皱眉。
  
  赵广迫不及待地说道:
  
  “这还用说吗?自然是怕我们断了后路,所以着急去跟蒲坂津的贼人汇合,将军,我们可不能让他跑了!”
  
  关姬瞟了赵广一眼,手执长鞭,在桥山和长安之间划了一条虚空中的直线。
  
  “所以他为什么不走秦直道?那不是更方便,也更安全?再说了,他撤下来了,姜伯约不就可以顺着秦直道直达长安?”
  
  姜伯约手里有一万多人呢,真要让他冲到长安城下……
  
  关姬眯起了眼睛。
  
  长安城不但是关中的核心所在,同时也有可能是魏贼的大后方所在,必然屯积着大量的粮草辎重。
  
  按战前阿郎在参谋部的推演,司马懿最大的可能,就是率领大军驻扎郿城,阻挡丞相。
  
  现在司马懿主动放开桥山,让姜伯维直冲大后方?
  
  所以魏国大司马已经被阿郎策反了?
  
  “说不定司马懿已经提前派人守在长安,所以才让桥山上的贼人支援鲜于辅。”
  
  赵广解释道。
  
  关姬用力地握了握长鞭,手背上微微冒出青筋,这个家伙是想打仗立功想疯了!
  
  “司马懿既然有能力派兵守着长安,为什么不干脆派这支守兵去支援鲜于辅?”
  
  “非要让桥山上的贼人去支援,不就意味着主动放弃桥山?司马懿是被吓傻了?”
  
  “万一司马懿的大军是在长安呢?”赵广摸了摸脑袋,继续开脑洞。
  
  关姬终于压不住火气,手里的长鞭直接就劈头盖脸地抽过去!
  
  “司马懿在长安,那贼人为什么不直接去长安?去支援蒲板津,还不如去守武关呢!”
  
  武关离长安不比潼关近得多?
  
  在渡口已失的情况下,潼关这条路已经不安全了,武关就变得极为重要,关系到魏贼大军的生死存亡。
  
  赵广被抽得呜吱哇啦乱叫,又不敢躲,只得抱头叫道:
  
  “将军我错了,将军我错了……请将军示下……”
  
  关姬恨恨地抽了他一顿,解了心头的闷气,这才回头去看沙盘。
  
  只是思索了好一会,她自己也没想出什么头绪。
  
  但见关将军突然吩咐道:
  
  “拿参谋部的战前推演给我!”
  
  很快有参谋送上一个小箱子。
  
  关将军用专门的钥匙打开箱子,里头放的,是一叠文件。
  
  这叠文件里,记录着凉州军参谋部在战前所推演的各种可能性,以及可能应对的方式。
  
  这里头不仅有单纯从军事的考量,甚至还有张小四等人从政治方向的考虑补充。
  
  可谓是凉州刺史府一众精英的智慧结晶。
  
  这个箱子是由两人以上的保密参谋相互监督,共同保管。
  
  只有关将军或者关将军上面的人物在场,才能打开。
  
  略过大部分文件,关将军抽出最后一份,随手翻了翻,想要看看参谋部对抢渡之后的推演,能不能有点参考性。
  
  赵广躲在角落不敢吭气,帅帐里就只剩下关将军翻阅文件哗哗的声音。
  
  过了好一会,关将军随手把文件丢回箱子,低头继续看沙盘,突然开口问了一句:
  
  “你们说,如果司马懿在明知关中必失的情况下,他会如何做?”
  
  没有人能回答。
  
  因为这个问题,关系到三州之地的得失,数十万大军存亡,乃至汉魏两国的战略力量对比。
  
  别说是帐内的其他人,就是关将军自己,也显得有些力有未逮。
  
  不过……
  
  此时的关将军显然不是一个人。
  
  她的身后,是整个凉州刺史府。
  
  她似乎早料到没人能答上这个问题,所以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:
  
  “上策当以保存实力为先,以图后计;中策是滞留关中,倚靠险地,以拖待变;下策,则是与大汉一决死战。”
  
  眼下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。
  
  丢了河西的渡口,司马懿已经注定彻底保不住关中。
  
  但从目前的情况看,他似乎仍然没有退出关中的迹象——要不然,桥山上的魏贼就不会出现在粟邑,而是直接退守长安。
  
  二十万大军,不走没有受到威胁的武关,而是走随时处于对手威胁之下的潼关,除非魏国大司马是真的被阿郎策反了。
  
  所谓存地失人,人地两失。
  
  道理很浅显,但不是谁都有做出这种决断的气魄,更何况司马懿身后的曹叡,也未必让他就这么白白退出关中。
  
  故依此推演下来,司马懿极有可能就是采取中策:寻一险要之处,以拖待变,伺机扭转战局。
  
  关姬的目光落在沙盘上,她招了招手:
  
  “二郎,你且过来。”
  
  赵广闻言,顿时就是一个哆嗦:
  
  “将军,我刚才什么也没说啊!”
  
  此言顿时让关将军再次捏紧了长鞭。
  
  看到阿姊脸色不对,从小被毒打到大的赵二郎头皮一紧,立刻闭嘴不语,乖乖上前。
  
  哪知关将军却不是打他,而是拿起沙盘旁边的小蓝旗:“站对面去。”
  
  “哦,是沙盘推演啊,这个可以这个可以!”
  
  打不成仗,拿沙盘推演一番,也算是解解馋了。
  
  赵广立刻欢喜地坐好。
  
  看着关姬拿着代表主力的蓝旗插到长安这个地方,赵广顿时叫道:
  
  “阿……呃,将军,你刚才不是说司马懿不会在长安么?”
  
  “你闭嘴!”
  
  关将军喝道。
  
  赵广噤声,下意识地摸了摸身上,合着刚才的鞭子白挨了?
  
  ……
  
  “司马懿不可能在长安!”关姬拔掉小蓝旗,彻底否定了这个设想,“再来!”
  
  这一回,她把小蓝旗插到最有可能的位置,郿城。
  
  片刻之后,她眉头紧急,脸上微有意外之色:
  
  “怎么会?司马懿难道真的不在那里?”
  
  对于这个推演结果,关姬有些迟疑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